我所坚持的一个理念是:最好的启蒙学校在家庭,最好的启蒙老师是父母。每一个父母,在送孩子去上早教机构之前,一定要想清楚孩子早期教育的初心是什么。

我早年带大儿子Joshua试听过一个早教班,也是我们这边很出名的了。当时老师把我们带进一个封闭式的房间里,用投影仪播放闪卡(那时候Joshua才6个月),然后老师还跟我科普了一堆从小开发记忆力的好处,以及这套闪卡的专利只有他家公司才有等等。

可我的感觉并不好,我感受到的是老师对孩子居高临下的交互,和用包装得高大上,但实际上没有意义的概念,标签着孩子的未来。

后来我又去体验了第二个早教班。用大喇叭上课的老师,忙不停的大运动课,我分不清楚孩子是在参与游戏,还是仅仅只是为了完成上课的指标。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小女孩,在过平衡木的时候动作比较慢,为了不打扰到后面孩子的速度,家长把孩子抱起来,近乎是“拖”着过了平衡木,还回头连声对我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慢了”。这些体验,都让我对这家机构感觉很不适。

早教机构

在给孩子选择早教机构这件事情上,硬件设置和地点选择固然是考虑的因素之一,但最关键的还是里面的人和引导方式。

在早教机构,想真正启发孩子的能力,需要的一定是一个安心、轻松、慢步调的启蒙环境,老师能够看到孩子,观察到孩子的反馈,并且给予积极、正向的回馈。

如果老师眼里没有孩子,只是维持秩序、走完课堂流程,甚至在评估孩子的时候贴标签,这样的早教,除了带来“赢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和“你追我赶”的紧张,还剩什么?

早教机构

所以我们更需要跟着自己作为父母的直觉和本能,判断早教机构是否为孩子现阶段发展所需,到底参与的老师和团队是否保持着教育者该有的初心,并且具备该有的资格和必要知识。

真正好的早教机构,必须能充分补充家庭教育不能实现的那一环,与父母形成最好的合力,才能助力孩子的学前发展。

不管上不上早教班,父母都是最核心的引导者

早教班不是“早教”唯一可实现的路径,但也不用一概而论。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我们需要意识到,每个孩子都是一系列环境系统的中心。正如我一直支持布朗芬布伦纳(Bronfenbrenner)的生态学理论所示范的,孩子的成长从小环境系统,到中环境系统、外环境系统到大环境系统。

生态学理论示例图

(△ 生态学理论示例图)

孩子不是被动地接受他人和环境的影响,而是在积极地参与中,与环境产生直接的互动。这里说的环境背景,是与个体相互作用的家庭、同伴、学校或邻居组成的环境,在生态学理论里也是属于小环境系统范畴。

在孩子的发展过程中,如果在独立的自己和相互联系的环境背景之间,能形成积极、友好的合力,自然能够为孩子的成长和启发带来丰富的增益。

为了帮助孩子过渡幼儿园的焦虑,我最后给孩子选了一家日托班。记得第一天入托的时候,傍晚老师告诉我:“Joshua太隐忍了,明明很想奶奶和妈妈,却捂着嘴巴在被子里偷偷掉眼泪。”

老师这番话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它让我意识到,孩子在分离的时候会做“情绪消除”的行为。这些关注和提醒,都是我真实可感的沟通“合力”。

我和老师一起讨论了方法,最后尝试用“积极关注”的方式来帮助 Joshua。我和老师沟通,“我们可以鼓励Joshua,支持孩子能够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去面对它,而不是消除它的存在。”当老师发现Joshua愿意表达情绪的时候,鼓励他:“你可以勇敢表达自己的感受,我为你骄傲”,也是一份支持。

这些都是“花心思”,而不是“费力气”的教育,在这个过程中,父母是最核心的引导者。

学龄前的启蒙教育

依照生态学理论的合力,我自己、家人、还有早教机构的老师都集合在一起,形成这份细水长流的合力,帮助孩子感受到,那份除了家庭和亲人之外的更大包容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