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以来,我对店铺开业这类活动都是排斥的。在我印象中,一家新店的开业往往伴随着群众的欢呼、领导干部的剪彩、漫天飞舞的塑料纸以及从劣质音响里传出来的土嗨音乐。

7月21日,杭州NIO House在西子湖畔的银泰in77购物中心正式开业。很庆幸,先前提到的传统店铺开业的标配元素都没有在此出现,这无疑完全打消了我的排斥心理。素色砖墙、缓坡瓦顶等江南建筑元素与巨型玻璃窗、不锈钢天花板等现代材料的奇异融合,共同构成了这栋中西合璧的建筑物,与其共享一片领地的,是Hermès、Gucci等国际奢侈品牌专卖店。蔚来汽车的白色标志与它们静静同框,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杭州NIO House在西子湖畔的银泰in77购物中心正式开业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一层的车辆展厅里拍了会EP9后跟随其他与会媒体走上楼梯,我终于得以好好观察一下这座有着“最美蔚来中心”的NIO House的内部构造。路过被称为Living Room的二层,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张长达30米的公共交流桌,要是有猫头鹰或分院帽在场,这里简直可以冒充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礼堂。整个二层分为会客厅区、咖啡饮品区和亲子娱乐区几部分,除了不能吃饭和买卖家具,宜家能实现的功能,这层基本都实现了。

至于三层的思想分享区域则集合了Library,Forum和Lab三大功能,稍后的媒体见面会就将在这里举行。蔚来创始人李斌直言,对于三层的最初设想是能在此俯视西湖、静心冥想,可惜勘景的时候是冬天,现在这个季节,窗外只能看见遮天蔽日的梧桐大树……

不仅如此,杭州的NIO House的地下一层还隐藏着科幻感十足的换电站与充电桩,并向全国的蔚来车主开放(事实上整个NIO House都向全国的蔚来车主开放)。一个更有意思的插曲是,会上有一位蔚来车主兼媒体人士兼健身爱好者提到,西湖作为跑步圣地,建在湖畔的NIO House要是不能提供冲凉服务就太可惜了,没想到李斌欣然采纳该建议,并即刻吩咐工作人员就健身房租赁事宜与西湖周边各大星级酒店展开洽谈……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理解了蔚来官方对于NIO House的那句定义:这是属于蔚来用户和他的朋友们的生活空间。

照这么说,没有车的我应该算是蔚来的朋友了。

西湖故事

李斌登场演讲的时候,台下气氛并不十分激昂,因为他十几分钟前就已经和观众席上的人们打成了一片。据李斌自己说,他前一天晚上刚刚和来自上海、南京等地的车主搞了次聚会,烧烤撸串直到夜里两点半。在蔚来官方的APP上,李斌、秦力洪等高管和用户们也是称兄道弟(对,他们是这样称呼李斌的:斌哥),你来我往。这种致力于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全国最大线上交友平台”的画风,是传统汽车制造商们难以想象的。

以用户为主导的思维方式还体现NIO House的选址上。2017年11月,位于北京东长安街的全球首家NIO House正式开业,作为奥迪曾经的数字化展厅所在地,这家店的占地面积达3000平米,每年店面租金在1亿人民币以上。半年多以来,NIO House又先后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落户完成。

与一般汽车4S店开在“荒郊野岭”的做法截然不同,蔚来始终从用户的生活场景来决定选址。长安街、太古汇、珠江新城、平安金融中心……加上此次的银泰in77,NIO House的落脚点无一例外选择了各大城市的“黄金地段”。在蔚来眼里,用户不仅仅是来买车的,设立在城市最核心商圈的体验中心更有助于为用户打包一整套的生活方案。蔚来构想的场景与我脑海中的大概是相似的:逛个街,顺便把车提了;或者提辆车,顺便逛逛街。

作为最美的一家蔚来中心,也是第六次迭代的蔚来中心,杭州NIO House在设计、建造过程中其实遭遇了相当大的阻力,比如玻璃落地窗设计就是在冒着违反西湖周边建筑物相关规定的风险下敲定的,也曾有物业对这个“PPT造车代表”是否配得上这块地的价值表示过怀疑,但他们还是顶住了各方面压力,顺利把它建造成了设想中的样子。现如今,李斌及其团队的选址总是能拿到一个城市中最好的地段,有理由相信这不仅仅是因为钱,更多是源于他们的诚意和执行力。

正如李斌自己所说:“再完美的设计,再完美的建筑,再完美的空间,也比不上追求完美的人。”

向内生长

与老牌车企传统的产品研发、生产、测试流程不同,电气化、智能化程度极高的蔚来汽车在产品优化过程中会涉及大量底层芯片与软件算法的技术,这就对企业的内生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以ES8为例,300万公里的机械性能测试其实早早就完成了,但产品交付后的软件调优却牵涉到细致入微的用户体验,是一件比硬件测试困难得多的事情。为了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李斌在中美两国组建了一个1200人左右的团队,专攻智能科技领域。与其他造车新势力完全依赖外部供应商的策略不同,蔚来着重提升内生能力的做法,不仅能有效抵御风险,也是一种对自家用户负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