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博英语CEO高卫宇又上热搜了,10月21日,他去银行转账时,被学员认出,闹得沸沸扬扬。

微博英语

图片来源于网络

想向他讨要回学费的学员不止上海有,家在常州的程萍也是其中之一。10月15日晚十点,程萍毫无征兆地接到其为儿子报名的常州“开心豆”英语培训机构发来的停课通知,一夜之间,“开心豆”的线下教学校区也随之关闭。

“开心豆”是韦博英语旗下独立运营的子品牌,面向2~12岁儿童提供英语及STEM思维培训。10月以来,随着韦博英语成人业务闭店潮的蔓延,不到十天时间,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各地陆续曝出韦博英语培训机构闭店的消息,受此影响,面向儿童业务的“开心豆”也未能幸免。

虽然通知说是“暂时关闭校区”,但程萍依然惶恐不安,她手里还有价值14000元的余课,她觉得,“开心豆”宣称的“暂时性关闭”只是托词,更大的可能是机构维持不下去了,她在天眼查发现,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每天都移除一家对外投资公司,抽逃的迹象很明显。而让她懊悔的是,当初缴费时一时冲动,为儿子一次性缴纳了一年多的课程学费。

现在,程萍是常州市“开心豆”学员家长群中的一员,她告诉《中国企业家》,“韦博常州市开心豆英语培训中心学员超过3000人,平均每个孩子预缴费超过2万元,自己还算是谨慎的,有的家庭甚至预缴9万多学费。”

“开心豆”的闭店也意味着韦博英语培训机构在全业务线上的溃败。根据韦博官网介绍,韦博英语由高卫宇于1998年在上海徐汇创立,以英语口语培训为核心,为6周岁以上人群提供以实用为导向的中外教结合英语课程及相关服务。发展至今,韦博旗下有韦博英语、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韦博嗨英语三大业务板块,覆盖线上线下成人少儿等英语培训场景。截至2018年7月1日,韦博英语在全国60多个城市150多家中心,培训近百万名学员。

这家成立21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本来坐拥近百万客户,却仿佛一夜之间就走向了坍塌的边缘,以至于高卫宇被人围着讨要学费。韦博英语为何走到今天,又将如何解决遗留的难题?

被分期的学员

此次受韦博英语大规模闭店影响最大的就是那些预付款的学员,他们很多人已经无课可上,却依旧背负着贷款。

周薇是在2018年4月逛商场时,遇到韦博英语的线下推广,恰好当时她也有自我提升的意愿,所以就决定先听一节课试试。下课之后,本来周薇还打算回家再考虑一下,但在销售人员的劝说下,最终还是当场报了名。

韦博英语课程顾问给周薇推荐的学习计划是一年半的课程,如果当时购买再送半年的课程,一次性付共计34000元,也可以选择分期付,每期不到1600,共计24期38000元。周薇当时觉得按照自己的经济能力,每月不到1600元也能承担,并且定期的支出也能给自己一个压力和提醒,于是就报了名。

之后的日子里,周薇只知道自己每月需要支付给一个叫“度小满”的机构近1600元费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背负了贷款。

在2019年10月10日晚上之前,周薇都按照每周2~3次的频率去韦博英语培训中心上课,甚至在10号晚上她还看到有外教在发布上课信息,但是10号晚上周薇突然收到老师在学员群发布的消息,“韦博英语要闭店了,老师们也没领到工资,大家各自想办法吧”。

等到第二天,周薇和其他学员赶到上课地点时,发现韦博英语已经大门紧闭,而物业因为韦博英语拖欠房租也不得不强制停止场地供应,并给韦博英语大门上张贴了法务函。

10月12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通过公开信对外回应,“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问题。我们陆续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战略转型,架构调整,合伙制和转加盟等方式,也包括股东追加投资借款等,但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随着韦博英语板块业绩的持续恶化,同时受近期各类负面舆论的影响不断被推迟。”

眼下的状况让周薇感到无奈。截至目前,周薇还有9700元的课程没有上完,而现在虽然韦博闭店了,但选择分期的学员们却还不得不每月照还贷款。有些2019年9月才报名的学员,更是因此背负了4万多的贷款却无课可上。

周薇和其他学员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要么在停课期间,暂停还贷;要么韦博官方能有一个后续的妥善安置方案,学员转到其他机构,硬着头皮把剩下的课程坚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