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百人论坛成立已经一个月了,一百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官员、学者、企业家、社会名流汇聚一堂,为一带一路的战略发展出谋划策,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好建议,碰撞出了精彩的思维火花,我们在此做一个简单的梳理,让光亮照的更远! 

一带一路所涵盖的范围和内容十分广泛。在这里,我们从7个角度对百位专家的建言献策予以归纳。

企业与“一带一路”

曹红辉(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

一带一路建设操作的主体是企业,操作方式是市场化,换言之,投资者责任自负。前段时间,一些人考虑过于理想化,似乎凡事政府都会买单。这样想是不对的。

梁海明(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现在很多企业尤其是民企言必谈“一带一路”,但我在实际调研中,发现很多细节暂时比较难解决。例如要去丝路国家巴基斯坦盖个最擅长也比较常见的水电站,这种风险自负的项目,要拿到融资、贷款,银行、承建商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是关键的铁三角,即使有国家政策支持,银行贷款出去,还是会考虑:

1、项目会不会烂尾;

2、买家是否已签电力购买协议(PPA);

3、项目会否成本超支,由盈转亏;

4、当地政府违约或出现外汇管制。

在国际上,由于巴基斯坦属于高风险国家的项目,民企要拿到国际银行的贷款基本上不可能。要向我们国家的银行贷款,会要求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担保,但中信保一般只会担保国家债务和货币可兑换性,其它担保比较难。让巴基斯坦政府担保PPA,基本上也不会同意。

这种情况下,企业要向国内外的贷款实际上都比较难拿到。走出去除了思路先行,也需要粮草先行,否则容易寸步难行。很多民企走出去之前没有考虑到诸如此类的细节。

关于沿线国家态度的讨论

曹红辉(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

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根据我们对64个沿线国家各界的了解,绝大部分国家是持正面态度,支持和期待的,包括民间和官方。

我们的感觉是,国内的不同意见反而更为强烈、深刻和全面。

张国华(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研究院教授级高级规划师):

首先,要看到贸易促进发展。看看冷战时期的美苏吧,美国是经济战略和军事战略携手共进,苏则只有军事战略,难以持续,最终只能失败。

我认为配置资源的方式有四种,暴力、宗教、政治和市场,一带一路中四种力量如何脚力。究竟是市场占据上风还是其他作为主导,关乎着一带一路的最终成功与否。

梁海明(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最近俄罗斯媒体的一些报道我们必须要注意了,俄罗斯不少学者确实还是有不同声音,例如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Москов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институт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х отношений)的教授Владимир Корсун,认为由于俄罗斯资源不够,会导致中亚国家更加倒向中国。

另一个学者Виталий Воробьев认为,随一带一路推进,海外利益增大,如何和俄罗斯共赢?Владимир Тодоров也公开发表文章,指一带一路和欧亚联盟一体化方案有矛盾之处。

俄罗斯很多学者提出了质疑声音,也在媒体上发出来了。这些声音背后,是他们希望获得中国的回应。咱们要同时关注官方和民间的声音,官方和民间是互相影响的。

例如在越来越多中国人在俄罗斯居住这问题上,俄罗斯舆论就很担心,他们政府也做了一些事鼓励生育。去过莫斯科的,应该都有机会看到那里竖起一座歌颂母爱的纪念碑,鼓励生育。有些城市,还订明某一天是受孕日,给大家放假回家造人,如果能在第二年6月的独立日造人成功,政府还会奖励一辆汽车。这在我们看来有些好笑,但俄罗斯确实担心人口减少,外籍人士增加。

沿线64国中的绝大多数持正面态度,但令人不解的是,国内不同意见反而更为强烈。 

对一带一路的进一步研究中,会发现不少沿线国家,当前实际上不大适合投资,尤其是一些中国民企,走出去投资要谨慎,不能只参考中国媒体的报道。拿巴基斯坦举例,巴基斯坦电价,风电成本14美分/kwh;水电8;太阳能17;煤电12,这么高昂的电费,没法引进工业和加工业。印度也有类似的问题。更严重的是,巴、印停电非常严重,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停一次。如果政府要推动企业走出去,政府可能需要考虑是否通过补贴等形式去扶持一些制造企业了,否则电价高、电荒问题就是一道拦路虎,尤其是对民企而言。另外,工业用钢问题也比较棘手。巴基斯坦粗钢产量85万吨,产能也只有110万吨/年,非常非常少,人均钢材消费非常低。主要生产钢铁的企业巴基斯坦钢厂,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巴基斯坦经济协调委员会每次给他注资,工资还没发完就没钱了。

许思思(中国南车中央研究院经济研究部政策研究室):

相较于中国,一带一路沿线上许多国家的工业基础体系不完善。生产力低,产能提不上去,工业基础都没有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