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心网·中亚讯 据资源部部长Сауат Мынбаев透露这一消息。只是他没有明确指出外资是直接投资还是以债务的形式,并且他拒绝透露这些外资的使用方向。

  据报道,今年四月份纳扎尔巴耶夫将在北京进行访问,届时中哈两国领导人将签署这一数额的协议。不久前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部长在访问中国时说“我们期待在中国即将进行的访问中两国政府领导人签署的有关双方经贸合作的问题。”

  据能源部和КМГ内部也透露,即将签订协议的侧重点会在石油领域。

  据КМГ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代表讲,“计划首先就很久前商定的有关出售ММГ的问题签订协议。并且中国石油将承担此次交易的全部金额。其次,会谈将会涉及到中哈石油管道二期工程建设中方的拨款问题。”

  对话人提醒,对于中方来说得到ММГ的一个重要条件是与КМГ的平均分配股权。中方在收购加拿大公司Petro?Kazakhstan 时曾使用相同的方案。

  油气方面通讯员回忆“尽管一开始有关出售Petro?Kazakhstan 的议论和骚动很多,但很快人们就对中国石油成为共和国南部石油加工和石油生产的工厂之一这一事实所屈服。只是在中国同哈方民族企业对共同Petro?Kazakhstan实行控制权后骚动才平息。

  某匿名专家在谈论石油问题时问道“但在那种情况中最有效的是Поднебеснa 那有远见的政策策略:以退为进。为此她需要同该国当局进行讨论,她所展望的当今的及未来的最大利益在哪里?” 他指出“根据Поднебеснa 的能力及她在哈萨克斯坦经营自己的生意和实行自己的政策来看,完全可以断定中国与世界该领域的其他巨头一样忙于在哈萨克斯坦石油区巩固自己的地位。”

  专家认为为了控制ММГ,入股的不仅有НПЗ, 还有在全国分支最多的公司АЗС,中国公司在扩大自己石油产品的上市和零售方面形势严峻。

  “我们不清楚在НПЗ公司哈萨克斯坦东部是如何出现的”,—КМГ代表表示。按他的说法,即将在北京举行的会谈会重新讨论延缓先前决定在中国边境建立新的НПЗ的方案。并且中方准备承担这一方案的全部资金支出。

  欧盟能源部委员Андрис Пиебалгс,就中国在哈萨克斯坦扩大其“势力范围”发表了评论,“一方面,不能说中国比欧洲公司在哈萨克斯坦储备了更多的石油资源。但另一方面,新浪,确实出现了供给安全问题。” 

  Пиебалгс 认为 中国是个能源需求大国,他很关心中国的能源市场能够保持很好的供给,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储备资源有哪些。“中国今天是这一策略忠实的拥护者。我们可以理解他的政策,但是不能忘记供给安全和保持平衡。因此,哈萨克斯坦石油产地被收购,其政府应该注意这一事实,并应提出一些条件确保大家毫无例外按照同一法则活动。”— Пиебалгс说。 (译者赵建华)